第十三章 倒吊在树上
作者:烟雨料峭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14 14:29      字数:5064
  诸天武神路最新章节
  ;;;;“小师姐……”
  ;;;;苏信笑眯眯的看着绾绾,问道:“我很好奇,你杀那些人干什么?他们跟你无冤无仇的,而且你杀他们不要紧,何必要栽赃嫁祸到我身上呢?”
  ;;;;听了这话,绾绾笑意盎然,她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杀的他们?”
  ;;;;“呵呵。”
  ;;;;苏信淡淡的说道:“震断他们经脉跟脏腑的是极为高深的天魔的内劲,这等层次的天魔,除了师父跟小师姐你,天底下也没有旁人会。”
  ;;;;“没有旁人会?我已经问过师傅了,据我所知,你可是偷看了全本的天魔秘呢……”
  ;;;;绾绾听了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她巧笑嫣然的看着苏信。
  ;;;;“不过,你说是我杀的,那就当是我杀的吧。”
  ;;;;“你最好不要给我惹麻烦。”苏信身子微微一晃,便出现在了绾绾的身旁,同时他伸出一根手指,向着绾绾的眉心点去。
  ;;;;绾绾见了连忙出招抵挡。
  ;;;;但苏信这一指瞬间便破掉了婠婠施展出的天魔秘法,他的手指在绾绾光洁细腻的额头停了下来。
  ;;;;见自己像是之前一样,在苏信手里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,绾绾也不害怕,反而是横了自己小师弟一眼,尽情的显露着自己的媚态,她笑着说道:“小师弟你要是真的狠心,就杀了我呀,师姐保证任君采摘……”
  ;;;;“哼!”
  ;;;;见到绾绾那副有恃无恐,认定了自己绝对不会杀了她的样子,苏信哼了一声。
  ;;;;然后他屈起手指,对着绾绾的额头弹了一下。
  ;;;;“哎吆!”
  ;;;;绾绾嘴里发出一声痛呼,她身子一晃,退了好几步,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,一脸恼怒,用极为幽怨的眼神瞪视着苏信。
  ;;;;“你弄痛我了!”
  ;;;;听到这话,苏信顿时一头黑线。
  ;;;;他吸了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小师姐,我警告你,虽然我碍于咱们有同门之谊,我不想伤你,但你要是再给我找麻烦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讲往日的情面了!”
  ;;;;听了这话,绾绾不屑一顾,她也不喊疼了,实际上,方才苏信弹的那一指根本就没用上力。
  ;;;;她似乎吃准了苏信不会真的伤她,便有些得意的笑道:“小师弟你说说,你会怎么不讲往日的情面呀?”
  ;;;;“你真想知道的话,那我可以告诉你……”
  ;;;;苏信扫了绾绾一眼,见她还是这样一副料定自己只是说说吓唬她的样子,他嘴角一翘,露出一丝冷笑:“我就是这样不讲情面的。”
  ;;;;他的话音刚落,便再次对绾绾出手。
  ;;;;绾绾心性好强,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小师弟的对手,但还是出手抵抗。
  ;;;;她两臂一晃,瞬间便有两条白纱从她的手臂上射出,向着苏信攻来的招式卷了过去,这一番交手,绾绾直接用出了天魔里最高深的武功天魔舞。
  ;;;;这天魔舞一旦用出,便是极美跟极恶的交融,招式可刚可柔,千变万化又随心所欲,随手拈来都是曼妙无方的杀着,教人防不胜防,在任何情况下也能伤人,倒是跟苏信教给周芷若的男人见不得有些相似。
  ;;;;杀人于无形之中。
  ;;;;敌人直到死去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  ;;;;“小师姐的武功这月余倒是精进了不少。”
  ;;;;苏信见到绾绾用出天魔舞来,眼神里顿时露出了欣赏的神色,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婠婠用这门武功,甚至他手上的动作都慢上了许多,想要一饱这武功的眼福。
  ;;;;尽管苏信手下留情,没用出自己的真实实力,只是在防御绾绾的进攻,但全力施为的绾绾还是难以威胁到苏信一丝一毫。
  ;;;;“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不讲情面么?”
  ;;;;见绾绾黔驴技穷,苏信也不跟她浪费时间,只见苏信手掌一牵一引,眨眼之间便握住了绾绾射来的白纱,同时手上用力,还将其拉拽了过来。
  ;;;;“不好!”
  ;;;;绾绾手上的白纱被夺,她知道大事不妙,刚想闪躲,已是不及。
  ;;;;“你放开我!”
  ;;;;苏信将从绾绾手里抢夺过来的白绫一抖,这长长的白绫便像是一道捆仙绳一般,一下子便把绾绾捆了个结结实实。
  ;;;;然后苏信随手一抛。
  ;;;;便把这位魔门阴葵派的圣女,给头下脚上的倒掉在了院子里的那株茂盛的梧桐树上。
  ;;;;被倒掉起来的绾绾满面羞红,原本一直沉着冷静,笑容满面的她也终于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,她不断扭动挣扎着自己优美的身躯,想要从束缚中挣脱出来。
  ;;;;不过苏信将其缠的很紧,她无论如何用力,也只是在做些无用功罢了。
  ;;;;“你……你放我下来!”绾绾羞红着脸,对站在一旁正微笑着看着她的苏信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。
  ;;;;她这辈子还从没这么狼狈过。
  ;;;;“那可不行。”
  ;;;;苏信摇了摇头,他笑着说道:“我得让小师姐你牢牢的记住这个教训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来给我惹麻烦,嗯,你就在这吊上一天吧……”说罢,苏信不再管绾绾如何求饶,自顾自的在一旁的那张躺椅上躺下,拿起一本古书翻看了起来。
  ;;;;“呜呜呜呜呜……臭师弟!坏师弟!呜呜呜……亏你小时候我对你那么好……呜呜呜……白眼狼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  ;;;;绾绾见自己无论如何求饶,都不能让自己小师弟放自己下来,她从记事起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,心里顿时涌出无限的委屈,最后甚至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  ;;;;一边哭一边骂。
  ;;;;“师傅……”
  ;;;;这时,寇仲从屋子里出来。
  ;;;;他见到院子里的这一幕顿时吃了一惊,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少女被倒吊在树上。
  ;;;;这个哭的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的少女称得上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,一时之间他甚至有些看的呆了。
  ;;;;“我杀了你!”
  ;;;;而绾绾见到自己被人瞧见如此羞耻的一幕,更是羞愧欲绝。
  ;;;;“你有事?”
  ;;;;苏信见寇仲出来,他也知道婠婠被人这么瞧见太不雅观,他连忙向着倒吊在树上的绾绾虚弹了一指,那缠住她的白绫登时寸寸断开。
  ;;;;绾绾的反应也快。
  ;;;;在白绫裂开的瞬间,她便扭动身躯,在半空中翻转了一下身子,轻巧的落在了地上,只是此时她一脸羞红,紧咬着嘴唇。
  ;;;;她先是狠狠的看了苏信一眼,然后看向寇仲的眼神便弥漫出了森冷的杀意。
  ;;;;骄傲如她,方才的那副窘态被人瞧在了眼里,她如何能忍。
  ;;;;自然生出的无边的杀意。
  ;;;;几乎是想都不想。
  ;;;;绾绾脚下一迈,横起一只玉手,便向着寇仲头顶凌空劈去,这一掌劈的毫无声息,看似是毫无威力,实际上,这一掌的劲力已经完全内敛,看似柔弱无骨,宛若轻纱的手掌里,其实蕴藏着开山裂石的可怖掌力。
  ;;;;这一掌要是劈实了,那以现在还没有武功在身的寇仲的抵抗力,那定然是必死无疑。
  ;;;;苏信自然不能让寇仲就这么死在绾绾的手里。
  ;;;;他留着寇仲还有其他的用出。
  ;;;;所以他见绾绾一掌劈来,他又是虚空弹了一指,这一指不偏不倚的击在了绾绾劈来玉手的掌侧。
  ;;;;“哼!”
  ;;;;被苏信这么一指虚弹,绾绾手上的力道自然被抵消一空,她这必杀的一掌,自然劈不下去了,绾绾冷哼了一声,索性退到一旁。
  ;;;;她的胸口不断的欺负,面颊还有些发红。
  ;;;;苏信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等一会再说你的事。”
  ;;;;说罢,他看向早就吓的呆滞的寇仲,问道:“你小子不在屋子里好好的读书,出来干什么?”
  ;;;;被苏信这么一说。
  ;;;;寇仲才从方才的呆滞中恢复了过来。
  ;;;;他有些后怕的偷偷看了眼一脸寒霜的绾绾,他方才切身实地的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意笼罩住了自己的身躯,要不是方才自己这位师傅出手相救,他恐怕真的要死在那个极美的少女手里了。
  ;;;;“你再看,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!”绾绾见寇仲竟然还敢胆大包天的偷看自己,她心里更是恼怒,眼中的杀意更盛。
  ;;;;听了这话,寇仲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。
  ;;;;他心里一头雾水,他跟对方也只是第一次见面,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对方,怎么一见面就要对自己喊打喊杀的。
  ;;;;难道就因为自己看到了你被人倒吊在树上这么一件小事?这女人真是小肚鸡肠。
  ;;;;不可理喻。
  ;;;;这时。
  ;;;;他又想起方才苏信的问话,他连忙拿出一册医书对苏信问道:“师傅,我是这里有些不明白,来向您请教的。”
  ;;;;听到寇仲是向自己请教医书上的疑难。
  ;;;;苏信拿来扫了一眼,马上就知道了寇仲的疑惑所在,便细细的给他解释了一遍。
  ;;;;寇仲解了医书上的疑惑,正要离去,但不知怎么得,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了绾绾那张冰冷森寒,但却艳丽无双的俏脸,他心中发痒,虽然知道这绝世美女就在一侧,但一想到对方那凌厉的眼神,他就不太敢去看。
  ;;;;他不由自主的向低声苏信问道:“师傅,那个人是谁?看样子凶巴巴的……”
  ;;;;寇仲虽然只是用那个代称。
  ;;;;苏信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,他语气淡然的斥责道: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!”
  ;;;;苏信责骂了寇仲一句,但他顿了一顿后,还是开口说道:“她是我的师姐,言老大那十多个人就是被她杀的。”
  ;;;;“什么!”
  ;;;;听到苏信这话,寇仲顿时吓了一跳。
  ;;;;之前桃花帮的人抬着棺材来闹事的时候他就到了,他自然知道言老大那几人被人给杀了。
  ;;;;寇仲跟言老大有仇。
  ;;;;之前见到言老大被人杀了,见自己大仇得报,他心里还有些暗爽,但现在知道杀了言老大那些人的,竟然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,娇滴滴的绝美少女,他心里顿时就有些胆寒起来。
  ;;;;那可是十条活生生的人命。
  ;;;;他突然想起之前他的好友徐子陵跟自己说的那番话,自己这便宜师傅的师姐就如此心狠手辣了,那师出同门的这个便宜师傅难道还能好到哪里去?
  ;;;;这个苏公子,恐怕还真不是什么好人。
  ;;;;苏信何等的眼力。
  ;;;;尽管寇仲在极力的隐藏自己内心的想法,但他的内心还是被苏信看了个通透。
  ;;;;“怎么,后悔来我这里了?”
  ;;;;苏信轻声问了一句。
  ;;;;寇仲连忙摇头说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  ;;;;苏信瞧出了他的心口不一,不过他也没生气,他只是笑着说道:“你后悔了也不要紧,你想要离去可以随便离开,我不会阻拦你的。”
  ;;;;听了这话,寇仲沉默了起来,他刚才的确是生出了去意,但是身旁就有一个杀神,他实在不敢说出离开的话语。
  ;;;;苏信这时看了眼正一脸杀意的绾绾,他马上明白了寇仲的顾虑,他笑着道:“你不需要怕我这个师姐,有我在,我自然能保你安然无恙,她伤不了你一根毫毛。”
  ;;;;寇仲听出了苏信话语里的真诚,他暗自想道:“虽然自己这便宜师傅的师姐似乎是个心狠手辣,杀人不眨眼的妖女,但自己这便宜师傅倒是个好人。”
  ;;;;想到此处。
  ;;;;他猛地跪在了地上,对苏信恭敬的说道:“师傅,徒弟不想离开。”
  ;;;;“那好。”
  ;;;;苏信听了这话点头说道:“不想离开便去房间离去用功读书,一个月后通过我的测试,我或许会考虑收你为徒,要是通不过的话,你不想离开,我也不会留你。你现在就叫我师傅,未免太早了一些!”
  ;;;;等寇仲离去。
  ;;;;苏信才叹息着对绾绾说道:“小师姐,你这动不动就要杀人的脾气得改一下了,不然将来怎么嫁得出去?”
  ;;;;这话说的绾绾脸色更红,她恨声说道:“要你管!”
  ;;;;苏信没跟绾绾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牵扯下去,他盯着自己的小师姐,问道:“说吧,你来这底是干什么?我可不信你是闲着无事来扬州,就是为了找我的麻烦的。”
  ;;;;“我偏不……”
  ;;;;绾绾几乎是想都不想就要拒绝,但她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被自己这个小师弟倒吊起来的羞耻经历,她面色就变得绯红一片,嘴里拒绝的话顿时就说不下去了。
  ;;;;她的确是怕了。
  ;;;;她哼了一声,才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:“是师傅让我跟踪李阀的人来的,让我看看李阀的人突然来江南干什么。”
  ;;;;听到绾绾的回答,苏信点了点头,他不由问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  ;;;;绾绾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,只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突然冷笑了一声。只听她继续说道:“不过我倒是发现,有一些很讨厌的人,也在暗中观察着李阀的那些人。”
  ;;;;“很讨厌的人?”苏信皱了皱眉毛。
  ;;;;绾绾说道:“就是师傅恨之入骨的慈航静斋的那些爱管闲事的尼姑,我在跟踪李阀的时候,发现了她们的踪迹。”
  ;;;;“这样啊。”
  ;;;;苏信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声,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道若有若无,让人捉摸不定的异样神采,然后他又笑着问道:“既然师傅是让你监视李阀的那些人,那你杀了言老大嫁祸给我是为了什么?这两件事可没什么相关吧?”
  ;;;;“那些人死有余辜。”
  ;;;;绾绾自然而然的说着理所当然的话:“你可是我的师弟,咱们阴葵派的威严,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冒犯的?他们惹了你就要死,这就是咱们阴葵派的规矩,你下不了手,我替你下手好了……对了,我来扬州,还有这个!”
  ;;;;说罢。
  ;;;;绾绾手腕一抖,一个密封的信封陡然间从她的手里射出,向着苏信飞了过去。
  ;;;;苏信伸手接过。
  ;;;;他看了下信封的封皮,上面没写字迹,而信封的封口上则是印着自己师傅的印记,这封信显然是自己师傅,那位阴后让绾绾交给自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