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三章 义庄重建
作者:食盒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14 14:32      字数:2346
  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最新章节
  ;;;;高树露眼神沉静,随意晃动了下身体,倒是没有什么气馁,他自是看的出来,对面之人并非是真的肉身之力如此恐怖,乃是以秘法借来了这附近山川的地脉之力。
  ;;;;自己刚刚的那拳,实际上是打在了这方圆千里的地脉上。
  ;;;;他虽然自信,却也没有狂妄到一人之力就能对抗这方圆千里的天地山川地脉之力。
  ;;;;“嗡”
  ;;;;高树露身体内有红色霞光闪烁震荡,几个呼吸间,整个人的愈发沉凝刚猛。
  ;;;;戴道晋见之,斩断了与千里道场的联系,眼神中有银白色星光璀璨闪耀,星星点点,犹如星河流淌蜿蜒,神秘幽深。
  ;;;;“噼啪……”
  ;;;;四周的火光映的义庄各处清晰可见。
  ;;;;黑色的衣袍微微鼓荡,黑布抖动间褶皱生出又顺开。
  ;;;;戴道晋原本苍白的皮肤,此刻微微泛着荧荧毫光,皮肤之下的血肉似乎不再存在,均化为了流动的物质。
  ;;;;火光的映衬下,他的躯体中,似乎有五颜六色的轻烟,流动融汇。
  ;;;;高树露眼神微沉,凝目看着眼前之人的变故。
  ;;;;在他的感觉中,原本沟通地脉的黑袍人此刻没了那种浩大厚重,无边无际脚踏大地的感觉。但却变的更加危险,这股危险来自这个人自身,这个并不高大的躯体之中。
  ;;;;戴道晋伸出右手,看着手掌,苍白如玉的皮肤下,五根骨节如神金,血肉化为各色烟霞,流动间围绕着五根骨节。
  ;;;;他轻轻握拳,缓缓道:“我这具身体经过三个世界,千年锤炼,倒也算过得去,还有最后一拳……来吧。”
  ;;;;话说完,他的双眼具化为银白色,透着无尽的冷漠。
  ;;;;高树露微微一滞,他明显的感觉到,一股纯粹到极点的淡淡杀机从对面之人的身上慢慢散开,他有种感觉,此人这一刻不再是为了让自己帮他杀天上仙人而接自己三拳,而是真正的要与自己对上一招。
  ;;;;这一拳带着杀意,也就是说,若是不敌……就会死!
  ;;;;“呼……”
  ;;;;高树露感觉自己身体微微发热,呼吸也灼热起来,血管中的血液快速流动,心脏的跳动愈发快速,这种兴奋的感觉,即便是四百年前一拳打爆一个陆地剑仙的脑袋时也没有过。
  ;;;;“嗡”
  ;;;;高树露背后虚空,猛然大放光明,他的元神法相再次显露。
  ;;;;巨大的法相元神犹如神灵,威严冷厉的盯着面前的黑袍人,与此同时开始微微震荡。
  ;;;;“嗡……嗡……”
  ;;;;刚开始还不觉得,慢慢的便发现,随着元神法相的震荡,周围的天地虚空都开始跟着震荡,随之开始蔓延到了高树露的肉身,脚下的大地,整个南山。
  ;;;;“轰……轰……”
  ;;;;原本细微的震荡,到了后来,彻底变成了轰鸣之声。
  ;;;;高树露肉身不停的细微震荡的同时,他却闭上了双眼,在他的灵神感知中,整个天地都在震荡,唯独没有震荡的就是那个人。
  ;;;;天地间猛地一静,震荡停止,高树露豁然睁眼,此刻仿佛刚才震荡产生的力量全部归于己身,猛然挥拳砸出。
  ;;;;戴道晋神色平静,身体内部烟霞激荡,汇聚于右拳,也直捣而出。
  ;;;;整个南山静悄悄的,连燃烧的火焰也是静静的。
  ;;;;没有天地变色,风雷汇聚,甚至连一点大的风声也没有。
  ;;;;“砰”两只拳头最终印在了一起。
  ;;;;“咔嚓……轰……”
  ;;;;先是一阵咔嚓之声,紧接着便是一阵低沉的轰鸣声。
  ;;;;原本就不高的南山,此刻好似又变矮了些。
  ;;;;戴道晋苍白的脸色更加毫无血色,仿佛透明了几分,扭头看了看一片狼藉的义庄,房屋倒塌,火焰处处。原本的房梁门窗彻底被天雷击成了粉碎。
  ;;;;微微叹了口气,浑厚的精神力汨汨流动向四周而去,体内久未动用的《天地阴阳六虚唯我自然根本法》的八种根本力量,在山腹内传国玉玺沟通一千六百里道场的作用下,开始运转开来。
  ;;;;“簌簌……”土石塌陷,泥土翻滚,将狼藉的南山义庄彻底埋入地下。
  ;;;;随后,有水从山下河流中来。
  ;;;;土石拔地而起,成地基墙壁,火焰自生,烘烤而干。
  ;;;;山中之木连根而起,随后风如刀刃削减之,房梁门窗紧跟成型,还有十几具白木棺材。
  ;;;;犹如现代玩的积木一般,新的南山义庄再次出现。
  ;;;;只是没了那股老旧阴森之感,透着清新草木的味道。
  ;;;;高树露右臂耷拉着,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,若非他五感敏锐,仍能闻到空气中树木燃烧的气味,他都要以为这里的房子原本就是这样的。
  ;;;;高树露瞥了眼黑袍人,皱了皱眉,不知在想什么,扭头转身往山下走去。
  ;;;;戴道晋也没理他,自顾自的倒腾起他的躺椅来,刚刚的打斗中,他躺了快二十年的躺椅也被损坏了,让他稍微有些可惜。
  ;;;;……
  ;;;;“嘭”
  ;;;;大道旁,一个两鬓斑白的男人苦笑着揉了揉右手,道:“今天到此为止吧。”
  ;;;;身前的一个身穿绿衣的小姑娘面色平静,收回了拳头,转身走到一旁的黑白大猫边,一屁股坐在了那大猫的身上。
  ;;;;“呜……”那大猫刚低声呜咽一声。
  ;;;;“嘭”
  ;;;;迎接大猫的便是一拳。
  ;;;;那声闷响,显示着这小姑娘的庞大力道,且丝毫没有手下留劲。
  ;;;;男人看了笑着摇了摇头,即便发现了很久,但仍是吃惊于这孩子天生的奇怪大力,气血浑厚,身体根基扎实的让人匪夷所思,他虽然还不是陆地神仙,但也是入了一品四境的武道高手,竟连这孩子的一拳接起来也颇为吃力。
  ;;;;他走了过去,打开行礼,拿出水囊递了过去。
  ;;;;小姑娘接过来,扒开塞子,小口的喝了点水,又将水囊递了过来。
  ;;;;男人大口的喝了几口,抬头便看到一双平静的眼睛。
  ;;;;他抬头看了看天上,艳阳高照,故意感慨道:“今日太累了,先不讲了。”
  ;;;;小姑娘也不说话,就只是盯着他看。
  ;;;;到了最后,还是男人败下阵来,苦笑出声:“真不明白你这孩子,怎么就对天上地下的那些高人感兴趣,你师父我也是高人呐。”
  ;;;;说完这些,如以往一样得不到回应。
  ;;;;“天上的那些家伙,北方真武大帝昨日已经说完了,今日我们来说说其他的……”